您的位置:汇亨中文网 > 行业监管 > 正文

土耳其管理局针对外汇交易制定新的法令

2011/08/19 15:23 · Forex Magnates

长期以来对土耳其点差外汇交易的监管一直不为世人所知,而现在当地金融监管局对资产类别制定了新的法令。

土耳其金融监管局资本市场委员会(CMB)于2011年7月20日在它的官网上正式发表了第一份关于点差外汇交易的法案。这件事早在国会给予CMB的完稿日期前的一个月就在市场炸开了锅。这份草案还在严密的审查中,而整个市场参与者都很乐意向CMB传达他们的意见反馈。

由于外汇市场本身的神秘感,和媒体给予它的激进却误导人的宣传,让这个每日的交易额达到了180亿美元的市场颇受关注。零售外汇客户过去总是打电话给CMB,投诉他们同当地外汇经纪商交易时的麻烦。另外,那些未受CMB监管的营业公司与客户电话交易时态度冷淡,也拒那些潜在客户于千里之外,并让他们以为这个外汇市场不过是个“造钱机器”。很多与经纪商交易过程产生不满矛盾的交易者纷纷向CMB投诉这一情况,这使得CMB不得不采取行动。不幸的是,对于客户—经纪商之间的运作框架没有形成积极有效的宣传。就拿这次出台的法令文案来说,对于权益资本施加的诸多限制是在起作用,但同时反过来说,也让那些本来对土耳其市场有所了解的零售外汇经纪商不得不三思而后行、重新考虑目前的形势。作为一个专业经纪商,Alpari目前并未受到CMB的监管,而考虑到其在土耳其的交易量,Alpari也加入了关于如何监管土耳其外汇市场的讨论行列中去。

在7月20日,土耳其资本市场委员会(CMB)公布了三套正对三种不同类型的客户-经纪商交易框架的监管模型。

其一:从客户处直接接受及执行/或执行订单。其二:从客户代理人处接受订单,并转发给其他经纪商执行。其三:就杠杆外汇交易为客户推荐第三方公司。3种业务模式的共通点可归结如下:所有运营的公司必须是证劵经纪商或期货交易经纪商,公司一定比率的员工必须通过CMB的考核项目,并取得相应证书;IT基础设施必须安全透明等。

法令细节如下:

1)从客户处直接接受及执行/或执行订单:

上述标题可定义为机构经纪商。在某些情况下造市是被允许的,但如果在CMB的法令中也规定“如果主要经纪商与第三方公司做套期保值交易,那么其可以修改客户的订单价格。”这会产生歧义。所以在这类业务模型中规定前提必须是第三方公司的权益资本必须是证劵经纪商的10倍,大约在480万美元(815万里拉)。

2)从客户代理人处接受订单,并转发给第三方经纪商执行:

这种业务模型指的是白色标签,具体如下:与国外或当地受监管的经纪商达成的代表协议可以取代市场现行的法规。前提是该经纪商必须持有权益资本147万美元(250万里拉),同时也必须是证劵经纪商。

3)就杠杆外汇交易为客户介绍第三方公司:

最后一种情况,可以定义为介绍经纪商。 其必要的权益资本约为47,9万美元(81,5万里拉)。同其他业务模型一样,受制于客户协议的介绍经纪商有责任处理任何反对意见及反馈。

在这三种业务模型中,条款中涉及的要求限额及监管方式几乎与其他受监管的市场一致,但杠杆率被限定在1:100,及保证金比率的限额被定为100%,这都使土耳其市场独树一帜,不同于其他市场。存款问题在法案中也有明确申明,公民只能在储蓄土耳其里拉和其他在土耳其境内可兑换的货币。但是资金在何地储蓄及以何种方式储蓄法案中还未申明。另外也未提及存款最低限额。但特别列出了KYC声明(旨在让投资顾问了解其客户资金状况的文案)和“风险披露”过程,这样可以避免洗钱交易,防止误导市场。

在7月20日后,CMB用了九天的时间来收集整理市场参与者的反馈意见。虽然大多数评论都是争对权益资本限制的问题。土耳其银行监理委员会(BDDK)发布的一段非官方演说,更加加重了市场的担忧情绪,说道,“这个数十亿的市场正掌控在一些只有2百万的公司的手里。”由此可以看出,他们不会再增加或减少最低资本要求了。已活跃于市场的公司,无论其与客户的业务模式,大多都对最低权益资本要求作了反馈,因为这项规定直接形成了去往其他知名监管机构的机会成本。

最后我们必须强调,这是一份具有法律效应的法案,尽管关于如何转变商业模型以便提高期货市场(VOB)的交易量还有待商榷,监管框架也还未定型。其次,既然资本市场委员会(CMB)的首要任务是提高资本市场的交易额,帮助发展及增加市场参与者的数量,那么降低最低资本要求确实值得考虑。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