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汇亨中文网 > 机构外汇 > 正文

未来无法预知-中国监管机构将修订法案以协助海外外汇公司

2013/05/26 18:44 · Forex Magnates

如何打入中国市场已成为大多数西方外汇公司会议室中的一个热门话题。尽管中国市场暗含巨大潜力,但由于严格的共产主义政府对于外国公司在中国开展业务的不利因素以及强加的限制条件,使得整个市场仍然处于比较孤立的状态。

然而大部分的外汇公司都会集中通过本地代表,IBS和位于其他亚太国家的办事处积累中国客户群,而不是通过在中国境内建立公司进行管理。

但由于最近中国外汇监管机构国家外汇管理局(SAFE)今日宣布,它将制定方针为外国投资者简化外汇管理法规建立一个更加便捷的投资环境。因此当前情势将有望得到改变。

在实施这一方针上,监管机构将整合并简化登记,开户,使用支付外汇资本的整个过程。此外,该方针将进一步明确对外国投资者的外汇管理以及废除一些束缚外国直接投资的规范性文件。
根据国家外汇管理局,共有24条的外汇监管条例将会被废除。对于外汇市场参与商进入中国商场无疑将是一个巨大的好消息。虽然旨在放宽外资涌入交易所的法令限制,然而中国交易商可以利用此机会与国外经纪公司进行更加便捷的交易。

未来将不那么严苛吗?
虽然一些大的外汇公司,包括FXCM,CMC Markets和OANDA,在远东地区占有重要地位且拥有中国客户的数量也不容小视,然而他们都是立足于“卫星”国家,如新加坡和香港。
这充分证明在中国围绕禁令建立合法事业的难度。毫无疑问,新的法则将增加FXCM和OANDA人民币货币对的交易量,同时也将促使更多的新的交易商涌入到亚洲业务当中而无需通过中国代表办事处。

Alpari公司通过建立区域合作伙伴关系将其业务扩展到中国,取得了较大的经济增长。同时,其是试图围绕中国政府有关与海外公司建立合资或合作伙伴关系的相关禁令的伪合资企业。并且Karl Yin 是当时为Alpari输出客户的中国代表处的CRO。
尹先生向汇亨网解释说:“从历史上看,确实有很多通过与中国商业银行建立合资经纪并试图渗透到中国市场的交易。两个经典例子要属民生银行和CMC Markets,华夏银行与ODL市场之间的交易。2008年3月,民生银行开始提供1:30的杠杆率的零售客户外汇保证金交易平台,其中大约每月购入3000个帐户,但中国当局在2008年6月关闭此交易。这是最近一次企图在中国建立外汇保证金交易的尝试。”
政府的严密审查揭露此次强令关闭是其民众抱怨的必然结果以及中国政府确实严重威胁到社会稳定。当市民遭遇经济损失,无论它是否是经纪商的错误,政府都会把它作为一个潜在的群体性事件并试图建立一种“平衡”。 随着民生银行的关闭,ODL的交易也随之停止。
中国当局强压手段以及缺乏标准化的外汇交易基础设施进一步打乱了中国交易商“想要选择海外的MetaTrader或Currenex的公司交易的想法。
鉴于中国当局先前的严厉措施,新法令将是缓和法令的开端,因此无疑是全球外汇行业的重大福音。

外汇基金的潜在流失

这里主要考虑的是管理和金融稳定。让我们再举一个例子,如交易平台。中国的交易平台远远落后于发达国家,且并没有一个利用国外交易易技术如MetaTrader或Currenex,因为鉴于中国政府考虑到金融安全,依然将其看做是社会稳定的一个内在前瞻性的举措。

法律也将适用于外汇采购。如果中国居民不得不向境外机构支付低于50,000美元的服务费,在提供相关的合约和发票后他们将被允许购买外汇。
这包括网上支付和电子商务两种方式。即使当法律没有由国家外汇管理局批准的明文规定,如果总额少于10万美元,外汇服务的销售或支付都须通过外汇银行的审查或审批。如果总额高于10万美元,则需得到所在地外汇局批准。
SAFE官网上公开声明强调了此提案,它指出其目的旨在使“外汇管理法规简洁化,规范化,系统化。”

代表机构是否会逐渐减少?
代表处在中国无处不在,因为他们是大部分海外经纪公司立足中国的唯一方法。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CRBC)曾早已觉察并在2005年不再签发代表处营业执照。在此之前,只有一小部分的券商,其中两个是盛宝银行和CMC Markets,获得执照签发。
尹先生进一步澄清:“目前中国有2种类型的海外外汇经纪商代表处:首先是银监会签发的,第二种是AIC(工商总局)签发的。这两种代表处都有着严格的运营范围,销售活动严格受限。两种类型代表处的运营商只允许从事交流,研究和营销方面的活动。

“银监会代表处和AIC代表处之间的唯一区别是他们属于不同的管辖区和不同的执法机构,据此,如果出现违反行为,AIC代表处可以由许多机构进行审查,但银监会代表办事处只由银监会本身调查办理”,他总结道。
尹先生也认为银监会代表处受到更多的保护,但他也质疑这项优势又能持续多久,亦或是它只是一种理论而并没有实际的例子。

外汇政策的缓和可能否定需要官僚程序,并可能导致交易者只需按照劵商的选择管理自己的资金而无需与代表处建立关系。如果发生这种情况,它可能预示着这是中国投资者从中国榨取钱财的最直接的方式- 社会主义体制土崩瓦解后前苏联曾出现过此情形。
汇亨对中国方面进行了广泛的研究,并给出了一份完整的报告,可在这儿点击参考。

(作者:Andrew Saks McLeod    编译:一米阳光)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