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汇亨中文网 > 行业监管 > 正文

内部消息—外汇行业内部人士对塞浦路斯证券交易委员会发布的新法规提供详细分析

2013/08/9 17:04 · Forex Magnates

继上周塞浦路斯金融市场监管机构—塞浦路斯证券交易委员会发布声明提出了新的监管法规的提纲,新的法规要求塞浦路斯外汇或二元期权公司在欧盟国家外的非欧盟国家管辖区内进行商业活动,需要事先得到监管机构的许可,业内人正在就该法规引发的许多问题和商业模式的潜在调整进行讨论。

关注重点

TopFX的执行总裁Gabriel Styllas向汇亨提供了他对此法规的观点,他的公司向一些在塞浦路斯的公司提供主要的大宗经纪业务解决方案。“确实有在第三国家管辖区内实际存在及/或积极招徕客户行为的CIF,为了遵守塞浦路斯证券交易委员会颁布的法规,需要立即得到当地主管当局的许可或者得到不需要有关当局授权的合法建议。”

30e8b3d他认为,由此产生的影响将导致受塞浦路斯证券交易委员会管制的外汇及二元期权交易公司招徕欧盟国家以外的非欧盟客户变得更加困难。

Styllas先生不是太在意企业将从塞浦路斯全部撤回他们的业务。“我不期望CIF将撤回他们自己的授权并且选择FCA许可进行替代,塞浦路斯证券交易委会员会的法规是基于适用于所有欧盟国家的MiFID指令,如果一个公司在伦敦创建也会遇到同样的情况。”

Styllas先生总结说:“此外,这个法规不适用于那些在第三国家没有实际存在及没有积极招徕客户的公司,例如CIF仍然可以接受来自第三国家主动同他们联系的专业客户,因为我们可以说流通量提供者已经创建了良好的声誉。”

Archer Consultants的执行总裁Lior Shmuely对此事件进一步声明及法规是如何被发布的做了解释。

Archer Consultants为外汇及二元期权证券公司提供专业服务,帮助他们在许多司法管辖区内创建业务操作,并且提供有关咨询服务以获得监管,这些司法管辖区主要包括新西兰,澳大利亚,塞浦路斯以及美国。

关于导致塞浦路斯证券交易委员会提出实施此法规的事件,Shmuely先生今天向汇亨解释说:“此法规的概念并不是新出的。它已经是非官方政策长达3年之久了。一个塞浦路斯公司为了不违反法律,不接受非欧盟客户。如果客户来源是非欧盟国家,就是非法行为。”

 “例如,一个证券公司想要接受日本客户,那么这个证券公司必须受日本金融服务管理局监管。日本在塞浦路斯没有管辖权,因此它不能对在塞浦路斯公司开户的日本市民的交易账户实施他们自己的监管法规。”

Shmuely 先生说:“因此,日本金融服务管理局已经就有关创建由塞浦路斯证券交易委员会监管的公司事件,向塞浦路斯证券交易委员会提出投诉,其中有些投诉早在两年前就已经被提出。投诉中指出在日本有非常严格的法规,塞浦路斯公司提供的运营方式有悖于日本法律,因此日本金融监管局更希望这些公司不要接受类似的客户。日本只是一个例子,也有其他监管机构做出了同样的投诉。”

他继续解释道:“现在这个法规变了。塞浦路斯现在根据它自己的法律规定这样的事件是违法的,也是为了表达与世界其他监管机构联合一致的决心,因此他们做出了上周的公告。”

处于压力中

据Archer Consultants的副总裁Joshua Sneider说:“塞浦路斯监管当局正在实施新法规是因为他们在银行业危机之后失去了很多经济力量,正处于压力之中。塞浦路斯是一个外汇业大国,外汇行业使这个岛国保持繁荣。”

“除了塞浦路斯,我们有很多客户主要来源于新加坡、香港以及印度尼西亚的外汇交易公司,这些是塞浦路斯证券公司急于进行业务操作的市场,然而大部分亚太区的证券公司完全不信任塞浦路斯,他们甚至在危机发生前都没有同塞浦路斯进行业务往来,他们现在当然也不会这么做。在这些区域的外汇交易商一般按照这个顺序,只敬重英国的FCA,澳大利亚的监管机构ASIC以及新西兰的FMA。”

英国市场,高价有争议,但是备受推崇

除了这些法规,另一个潜在的问题也开始出现,由于银行业危机,欧洲银行开始对塞浦路斯外汇公司以及二元期权公司实施严格的风险管理机制。据一个匿名的伦敦经纪人说:“我们的一个塞浦路斯经纪客户试图获得一个新的银行账户,却发现很慢。”

他接着说,“这样的事并非第一次发生,所以,这似乎是在适应一种趋势。”

Sneider先生经历了类似的问题:“在银行业危机期间,持有塞浦路斯外汇经纪商运营资金的银行,实际上是使用他们自己的风险管理机制对银行帐户进行冻结,为了保证如果存放在塞浦路斯银行的征收基金造成现金流转问题时,其能承担自己的义务。其后,有许多银行不愿接受塞浦路斯外汇公司的业务。”

在此基础上,为了避免额外成本,企业将慎重考虑开设两个办公场所,支付两套监管机制的费用,为了吸引全球各地的客户,而通过申请获得FCA监管,将办公室一个设在塞浦路斯,一个设在欧洲。

Shmuely先生今天向汇亨解释说此事件并不是没有提前预警:”英国和塞浦路斯一样受欧洲法律管制”。因此,从理论上说,相同的问题可能会发生在英国。这也意味着,为征求非欧盟客户而将办公室设在英国,并非很好的做法。”

“不同的是,FCA和伦敦金融中心创建历史悠久,企业都很信任他们,并且合法运营。此外,不同于仅仅拥有外汇交易的塞浦路斯,它们涉及许多金融领域。非欧盟国家尝试塞浦路斯开创公司,因为塞浦路斯是比英国地位相对较弱的国家,有许多经纪商总部设在那,这比设在英国的多得多。“

Shmuely先生继续说到:“另外,由于银行倒闭,其他国家的当局不信任他们。理论上,非欧盟国家当局可以去FCA投诉他们允许公司征求非欧盟客户,但是FCA实力雄厚,并没有做出回应。相反,塞浦路斯由于自身银行业危机压力而屈从于这些当局。我们不知道他们收到多少政府机构的投诉,但是其他行政司法机关也持续施压”。

固定或可变成本?

在英国创建公司的主要困难是它的成本结构是可变的,某些情况下,这些成本是合理的,但是在其它情况下,这些成本却是天文数字。Shmuely先生表示:“对于在英国的证券公司来说,创建公司的成本不是问题,相对那些在别处的固定成本,可变成本才是问题所在。”

“举个例子,在塞浦路斯或者马尔他创建公司的成本是30000欧元。在英国大约需要30000英镑,在澳大利亚的ASIC大约需要40000澳元,所以在刚开始的成本都差不多。”

“关键是由歧义性法规产生的持续费用,主要雇员需要多少个,同一个员工可以有几个头衔。在所有的司法管辖区,一个公司可以任命同一个员工为执行总裁,也可以任命他为合规官员,但是这是有参数设置并且是有限制的。例如,在塞浦路斯创建公司,你需要有8个主要雇员,但是现在你可以减少两个或三个雇员。他们过去一直加强这方面的法规,但是现在变得很容易了,加上你可以对特定业务外包。”

 “在马尔他和塞浦路斯进行业务操作的整体费用是一样的,但是马尔他不是很出名,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有关当局对证券公司有多友好,然而塞浦路斯对外界一直保持友好欢迎的态度,所以它才有今天的繁荣。”

Shmuely 表示:“这就是英国不同的地方,也导致证券公司蒙受相当高的,经常是不必要的持续成本。在英国,整个运营成本取决于为您进行申请的专业人员。一个申请可能只要拥有73万欧元的资本需求量就会被审批,而另一个申请可能需要150万欧元才会被审批。”

Sneider先生进一步详细的解释:“MiFID表示外汇公司的A类登记的最低净资本需要达到12.5万欧元,B类登记,净资本需要达到73万元。在塞浦路斯,一直使用一个固定的金额;因此每个申请者都确切地知道在塞浦路斯申请创建公司需要多少资本。塞浦路斯证券交易委员会要求A类登记需要持有20万欧元的净资本,B类登记需要100万欧元的净资本。马尔他要求A类登记需要持有最低净资本12.5万欧元,登记市场制造商需要持有73万欧元净资本。在法国和德国,申请者必须是银行。”

“当同其他司法管辖区比较时,列支敦斯登的资本需求量总是被设在最低水平,但是他们从来不为外汇公司颁发许可证书。冰岛也是同样的情况,但是在经历了危机后,那的市场将不不如从前活跃。然而尽管这样,冰岛也设置了自己的参数,但是英国却没有标明确切的成本数。“

 “一个证券公司可能用12.5万欧元的净资本在英国注册公司,但是FCA并没有明确说明这点。这取决于该公司申请的流程。最终可能会需要更多的资本。这同样适用于办公室的创建,员工人数,所承担的工作职责。所有这些参数的评定是在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基础上进行的。这意味着,在FCA注册公司每年的运营成本可能在某些情况下与在塞浦路斯没什么不同,但是在其它情况下,却是处于一个相当昂贵的趋势。”

Sneider先生补充说:“在英国,人力成本是增加成本的另一个因素。因为不能雇佣到满足监管当局要求的资历的人员,证券公司不能在像利物浦或者谢菲尔德成本低的城市开设办公室,这些城市的工资和房地产都很便宜,所以所有的参与者最终被迫接受伦敦的价格。“

“在有利的方面,从长远角度看,英国提供了更多的信誉,因此一个证券公司可能获得更好的客户源来发展自己的业务。然而,这个取决于合规官员,每个合规官员亲自负责管理客户,这点是与塞浦路斯不同的。”

Shmuely先生补充说:“如果在英国发生纠纷,有监管机构介入,证券公司必须明确地解释他们对客户说了什么,采取了什么行动,并且证明他们做的一切事情都是合法的。FCA坚持在投诉事件发生后追求合规官员的个人责任。最好的结果是,他失去了自己的许可证,不能做生意了,最坏的情况是,他去坐牢。”

“相反地,如果一个交易者去塞浦路斯公司开设一个账户,并且发生了纠纷,塞浦路斯证券交易委员会将不会追求合规官员的责任,并且他们将对公司采取非常宽松的政策。他们关注的重点是保护公司在塞浦路斯的业务。”

马尔他会是下一个塞浦路斯吗?

因为马尔他的监管当局也受MiFID法律管制,马尔他将来可能会成为希望获得欧洲客户,而不想为艰难获取FCA许可而承担高额成本或者以银行的方式来运营的公司的家园。

当然,也需要克服一些发展性的问题,因为马尔他只是进军并且对外开放到零售外汇领域,通过遵循塞浦路斯证券交易委员会对二元期权交易按照金融产品而不是博彩产品来管制的方法,以及在今年早些时候,将它的管制权限由彩票和博彩管理当局移交至马耳他金融服务管理局,进一步的证明了这点。

Sneider表明:“马尔他将会是新的塞浦路斯。这将是有趣的,看马尔他能否成为下一个塞浦路斯,但是现在马尔他在对公司监管方面没有塞浦路斯完善。现在,在马尔他申请被管制需要18个月的时间,但是现在从一个申请到下一个申请的流程没有太多的相容性。”

Shmuely先生补充说:“你无法判断任何申请是如何被进行的。我可以通过同一个律师代理人提交两份不同的申请,却得到两个不同的结果,不同的时间日程表。“

另一个问题是可达性,因为塞浦路斯的企业是由公司或者其他国家,如俄国,英国,北美或者以色列的高级管理团队运营的。许多国家没有直达马尔他的航班,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阻碍性问题。

Sneider先生说:“如果我想要去塞浦路斯,我需要一天的时间能到达。我可以早上飞过去,晚上飞回来。许多在塞浦路斯开创公司的业内人士都是这样做的。从其他国家到马尔他,例如美国,却需要一周的时间。”

到目前为止,关于新法规的潜在影响,现在仍是早期阶段。并且在上周行业参与者与塞浦路斯证券交易委员会的会议结束后,新法规的完全执行时间已经被延迟到10月份。”

Shmuely总结说,他没有看到他的客户要停止在塞浦路斯被监管状态并且把他们的运营转到英国的要求。但是,香港或澳大利亚已经注意到有许多现有公司正希望将他们现有的除了受塞浦路斯管制的业务申请由它区域的管制,并且将新业务移至新西兰和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澳大利亚正在成为许多交易者关注的焦点,他们希望继续无阻碍地,带上一定程度的可信性,进入亚太区市场。

时代,正如他们所说的,确实在改变。

作者:Andrew Saks McLeod  编译:小雨叮当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