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汇亨中文网 > 行业监管 > 正文

日本央行将考虑由当地的私人外汇部门管理外汇储备

2013/10/17 17:14 · Forex Magnates

BoJ-Assets-comp也许对于日本央行(BOJ)和当地的私人外汇部门,当前都是有利时机,根据日本政府对路透社透露的消息,私人外汇部门可能会被考虑管理央行外汇储备的一部分。

根据一份近期报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估计日本央行的储备高达1.25万亿美元(截至2013年9月份)。上图摘自世界经济展望(WEO),表现了日本央行自2007年以来与欧洲央行和美联储相比不断增加的资产。

根据对媒体的报道,摩根大通驻东京的日本利率和外汇研究主管佐佐木融在一项记录中告知客户:“尽管我们不认为日本政府会将所有的外汇储备外包给私人部门,但即使10%的外包也相当于1200亿美元的价值。”

适逢良机或纯属巧合

日本金融服务局(JFSA)的网站目前列出2112家拥有金融工具公司许可的公司、64家区域银行、16家银行控股公司和35个银行信托基金以及其它金融服务种类。至于谁可以获得管理部分BOJ储备的殊荣仍处于猜测之中。

Flows-into-Japanese-currency-funds根据汇亨研究的解释,传统上,当央行通过他们开户的私人银行以及经纪商进行交易时,相应的各银行或经纪商像对待其它银行客户一样,都会对交易细节保密。因此尽管央行的名义干涉会被公开,用于执行这些指令的场所往往不会。因此即使日本央行将资金分配给私人部门以利用他们的外汇专长,这可能也将是一个非公开披露(在选择的对象方面)。

日本央行是日本的中央银行,扮演着全球央行共有的角色,即依照其对长期可持续发展或易管理性的需求,执行旨在平衡经济衰退和流动的特定货币政策。最近流入货币管理外包基金的资金,如上图所示,呈递减状态。

加强经济和货币

日本2013年8月份的失业率为4.1%(已作季节性调整),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接近119万亿日元,利率低至0.3%左右(2013年9月的贴现率)。从历史上看,日元的贬值(相对于其他主要货币)有助于出口依赖型经济,尽管在国际收支和商品交易方面,日本对商品和服务的进口超过出口,出口仍然是这个循环的一个关键驱动因素。日本的贸易赤字预计将进一步扩大,而日元近来的走强在由日本央行提供的下表中得以突显,图中表现了自2002年以来美日的月均汇率。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IS)九月份最新的季度回顾,日本银行最近再次成为跨境银行信贷的最大供应者,而这一趋势已经酝酿多年。BIS的合并银行数据显示,2011年日本银行取代德国银行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国际债权人。在综合方面,美国银行作为第二大跨境债权人,2013年3月底约占12%的市场份额,而德国银行紧随其后,所占市场份额为11%。根据BIS的报告,这标志着日本银行重回上世纪八十年代后半段他们在国际银行市场占据的位置。

世界经济展望(WEO)预测日本2014年的实际GDP将达到1.2%,这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紧缩的财政政策,该数据比对2013年的预测值下降2%。根据IMF,尽管全球经济增长近来经历了阶段性疲软,国际金融市场的波动也日益增加,亚洲可能仍将继续作为世界经济的引擎。

USDJPY-avg-monthly-rate-10-yr1

安倍经济学观点

上个周末,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在华盛顿举行的国际金融协会(IIF)一年一度的成员大会上发表评论称:“日本经济的积极发展变的日趋显著,前景也许比进入本世纪以来的任何时候都更加光明。”

黑田在四月份日本央行推出定量定性宽松(QQE)时指出:“监管者必须在监管标准和规则的实用性和有效性面前保持谦虚。基于风险的资本标准应该作为核心,但其他方法必须在资本费用不能充分解决银行之间问题行为的领域进行补充。虽然我没有时间去详细阐释,但强硬有效的监督也是非常非常重要。简单的杠杆比率可能在某些方面成为很好的指标,是基于风险资本比率的有益补充。”

尽管黑田称赞并欢迎巴塞尔III,他随后在详细的评论中表示其他主要经济体还没有赶上进度(由于延误),而日本和其他经济体在全力执行新的资本标准。对于全球监管途径,他将这一进步比作“修补屋顶的裂缝,”,并指出接下来的步骤是至关重要的。下图显示了日本在近几年与其他主要经济体比较时,其2012年的高监管资本比率是如何脱颖而出的。

regulatory-capital-ratios-for-banks

前车之鉴

日本央行行长总结说需要对跨境法规以及日本如何吸取金融危机的教训做出快速反应方面实施一定程度的统一标准化。他表示日本央行已准备好致力于改进与国内法规相关的规则和标准,并使它们更好地融入全球背景。

日本央行最近一次公布的上年度财务报表显示,净资产达到近164.8万亿日元,在减去负债后,剩余净资产为3.2万亿美元。营运利润总额为1.13万亿日元,其中8360亿归于净利润,3010亿归于特别亏损,用于表示外汇交易的可能亏损。在扣除税收、储备金和股利后,5470亿日元的净利润重新拨回政府。

根据WEO,日本的复苏是由于安倍经济学的刺激,但是保持该势头将依赖于客服两个主要挑战。第一个体现在关于增加消费税的争论中,即为财政巩固设定正确的步伐。如果太慢将会降低可信度,如果太快将扼杀增长。第二个是关于实施一系列可靠的结构改革,将现在的周期型复苏转化为持续增长。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也在上周末的国际货币与金融委员会第28届会议上关于振兴日本经济发表讲话,会议于2013年10月12日举行,麻生代表日本出席会议。

(作者 Steven Hatzakis    编译 迟笑笑)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