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汇亨中文网 > 平台软件 > 正文

高管访谈:Leverate首席执行官Ran Strauss谈外汇技术提供

2013/10/20 01:25 · Forex Magnates

最近,针对零售外汇公司的技术提供已经成为一个体现竞争性、实现差异化的领域。因为经纪商有各种不同需求,MetaTrader 4的市场份额面临着新平台的冲击,众多行业技术提供商走上向社交交易、移动交易和平台中立性整合方式拓展的道路。

在这方面,一个特别知名的公司是Leverate,该公司继续为外汇公司提供整合系统,今年Leverate取得了一些进步,例如上个月完成了低延迟算法数据供给重建工作,从而提高了执行速度要求。

在今年的塞浦路斯iFXEXPO大会上,Leverate推出了新版Sirix Web Trader,包括ChartIQ的HTML5图表技术。

在本周的汇亨高管访谈中,Leverate首席执行官Ran Strauss elaborates和我们谈了他们确保公司持续发展所采取的业务模式。

请详细谈谈您的专业背景,是什么使您成为Leverate的高管,公司创建的理念是什么。

在Leverate成立之前,一开始是我们四个致力于套利机会系统的朋友。拥有了一台“赚钱机器”之后,我们意识到不能维持这种业务模式,我们利用自身的金融系统专业技术和知识开发技术,使外汇经纪商能够避免这种精准交易行为。

今天,我们除了提供最初的数据供给服务,使市场参与者免受套利交易者、峰值交易者和剥头皮交易者的影响,我们为外汇经纪商开发了一整套的产品,通过Leverate金融服务为经纪商提供一流的流动性,我们一直努力推进外汇技术的进一步发展。我们从朋友圈的小集团快速发展成为一个全球性的公司,在全球5个办事处拥有150多名员工,而且这一数量还在增长。

你担任首席执行官之后,最初的目标是什么,你又是如何实现的?

我们从几个朋友的小圈子发展成为现在的公司,每个人都各司其职。创始人之一Doron Cohen和我共同出任联合首席执行官。

Leverate在社交交易的提供上付出了相当大的努力,你认为全球监管机构会开始将社交交易作为一种金融投资建议,从而要求所有交易者可以复制的信号提供商注册成为金融顾问吗?如果是这样,这对复制交易领域会有什么影响呢?是否会出现交易低迷,现有领导交易者停止使用社交交易,交易者开始寻找注册金融顾问的情况?

首先,这取决于复制交易的模式。经纪商为客户提供共享的开放式社区,在这个社区中,任何交易者可以选择任何其他交易者进行复制,对此相对比,经纪商指定交易者复制某个成熟交易者的交易是非常困难的。这是民主和专政之间的区别。

在监管余波中,需求会有所下降,但是这最终将产生更多拥有熟交易者的更好领导者。

尽管有大量不需要网桥的新平台出现,而且是针对直通式处理模式设计的,但MetaTrader 4仍旧主宰着零售外汇领域,你认为经纪商是否会不得不接受新平台,从而利用无需网桥的优势保持每百万元成本的低水平,网桥制造商会否找到网桥收费的其他方式,维护好熟悉MetaTrader 4功能的客户?

现在,所有平台都应该有直通式处理和市场营销两种功能。我们看到的趋势是,新的经纪商倾向于采用MT4,然而,等到他们成熟之后会倾向于采用更多的平台。只要网桥提供商继续提供比内置网桥更优秀的产品,就会有市场需求。

我们为客户提供完整的风险管理解决方案,包括带有内置网桥的自动B-Book 和A-Book管理,能够与自有流动性解决方案或任何经纪商所喜欢的流动性提供商建立连接。

你怎么看针对新进入市场的经纪商提供的完全客制化解决方案?对于迎合特定利基群体的解决方案客制化功能,你认为这是否是为经纪商提供了一种他们的竞争者不具备的提供独特销售主张的方式?你是否认为对于新经纪商来说,采用现成的解决方案,保持低成本,从而将所有支持服务外包给解决方案提供商这种方式比较好,还是这只是产品定位方面的失败?

在MetaTrader 4流行的领域,我们看到大多数经纪商目前区分度不高。因为众多平台是相同的,只能根据服务、品牌、价差来区别经纪商。如果经纪商有资源来这么做,并且能够承受的起,那么他能够进行完全的客制化,如果不是,那对一个新的经纪商来说,采用现成的解决方案更好。Sirix等系统允许经纪商采用可自定义的现成解决方案,该解决方案可以品牌化,如果经纪商需要进行自定义,可以非常便捷的进行设置。

请和我谈谈经纪商新创公司的整个操作流程,他们需要遵守什么资本要求,如果没有业务可以开展,或者是经纪商选择了错误的业务模式,你是如何应对新经纪商不能运行和不能收回提供解决方案成本的问题呢?每个经纪商都必须将向Leverate缴纳抵押金吗?

操作流程包括法律、组织结构、经纪业务设计、品牌、经纪业务网站以及培训。另外,还有初始风险管理配置,或者是公司风险管理政策的定义,以及经纪产品的设计。

关于资本要求,我们看到大量的不同经纪商,包括大型的和小型的。这取决于业务模式的类型。业务将完全依赖于在线营销的经纪商通常需要大量的资金才能开展业务。而较小的中介经纪商想要做得就是为现有客户提供一个交易环境,在营销方面基本不需要资金,只需对投资环境进行投资。

这也取决于监管,取决于经纪商受哪个监管机构监管,这对资本要求的影响非常大。换句话说,如果你是一个开展经纪业务的经纪商,采用了现成的解决方案,你最大的预算支出就是营销和销售。关于收回成本,我们在最初活跃的几个月投资的每个经纪商比其创建经纪业务所支付的要高的多。因为我们对客户投资水平很高,还没有发生不能从经纪商取得回报事件的发生。我们不要求客户支付抵押金,经纪商不需在 Leverate存入资金。

迈达克对第三方软件提供商的态度越来越冷淡,对此你怎么看?在提供第三方提供商自有内部版本的解决方案方面,你认为迈达克会变得非常强大吗?你认为外汇公司会放弃MetaTrader 4,转而选择开放、客制化的平台吗?

Leverate是迈达克最大的客户之一,我们过去从迈达克获得了优秀服务,今后也将如此。迈达克为自己的客户提供和支持,这些第三方提供商不是受到冷遇的客户。

 QQ图片20131020012510

Leverate首席执行官Ran Strauss(左)在2012年汇亨伦敦峰会上讨论外汇技术

MetaTrader无处不在,但是我仍认为,在一个“金融超市”里,交易者可以选择他们想要的产品。经纪商应该为其客户提供多样化的产品。大多数经纪商仍只提供一个平台,但是,当拥有一个多样化的平台时,经纪商就站在了客制化的视角,在竞争中实现区分。

今年早些时候,迈达克向4家复制交易提供商发出警示,你认为社交交易将会如何发展,与日俱增的平台中立性,以及与作为分销渠道的机构公司的合作将如何影响Leverate,与Sirix社交交易平台相比,这些是如何定位的?

一般来说,我认为在一个开放环境中将会发生的是,有的社区被关闭,有的社区新开放,这些社区都由经纪商和独立非经纪商公司运营。某些社交社区将具有跨平台的特性,而其他平台将关闭。Sirix社交是独一无二的,它是一个多经纪商、跨平台的社交交易网络。

在现有的大型外汇公司中,以伦敦为中心的机构公司的流动性来源和解决方案提供的动力是什么?在成立较早公司中,Leverate是如何寻求市场份额的?

由于伦敦成为一个既定的金融中心,我们已经在Equinix和Telecity创建了两个数据中心,从而确保具有高度可用性的超低延迟、以及最优秀的服务和支持。

在利用风险(奖励)政策、吸引新兴市场国家的新经纪商(可能是低成本的新创公司,具有巨大的潜在市场)方面,是否有好的商业案例呢,这些公司都因非常短命而导致成本高于回报吗?

我们针对每种类型的外汇经纪商都有相应的解决方案,无论是大型的还是小型的经纪商。Leverate拥有的解决方案是专门针对各种规模和性能的经纪商设计的。我们不想放弃任何客户。如果客户找到我们,他可能没有足够的资金,但是他说想要获得成功,那么,我们就要给他我们的技术。这就意味着有的客户我们刚开始是在亏钱的,但是另一方面,我们拥有了大量的客户群。

一方面是你想要向客户收取新创费用,另一方面是这可能成为他们的初始投资,这两者之间存在着一个微妙的平衡。

是什么导致不到一年内新创公司数量不断增加,经纪商是如何处理这一情况的?

我们的数据显示了不同的趋势。我前面说过,我们的分析师指出,大约80%的新经纪商实现盈利,并实现业务的可持续发展。至于其他20%的经纪商,一直以来,我们看到新创经纪商的门槛较低,或者是几乎根本没有限制。

这使我们面临这样一种局面,那就是几乎所有人都能够成为经纪商,但是,当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成功。关于成功,经纪商将必须高度关注营销,拥有独特的产品,并要完成市场区分化,他们需要找到一个利基市场,并要与众不同。

让我们谈谈中国,与Leverate向远东地区进行业务拓展策略一致。中国零售经纪商通常不与中国公司进行交易,取而代之的是选择海外公司,如果让他们能够将资金成功转移到海外,进行入金的情况下。在中国大陆利用整体解决方案提供新创经纪业务的现有和潜在市场规模如何,将如何实现资本化,以及如何避免政府将其视为与西方公司合作开办的合资企业?

尽管我们与所有客户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但到最后,采用Leverate技术的经纪商并不是作为合资企业存在的,而是作为一个客户。采用西方提供商完整解决方案的新创经纪商是完全独立的公司,不是合资企业。

在过去的几年中,我们看到了东方的财富大爆炸,特别是在中国和印度。因此,很显然潜力是非常巨大的,所以,发展和繁荣将会继续。我们在香港和东京建立了办事处,为这些市场提供我们的业务。

中国经纪商的需求与西方经纪商有什么不同?中国经纪商希望获得非常低的价差,非常高的交易量,就中介经纪商办事处收入份额进行协商吗?如果是这样,在价差非常低,而且必须向中介经纪商(替代中介经纪商)支付费用的情况下,这将如何具有竞争性呢?

我们为客户提供的价差是相同的,我们的价差在各国之间没有差别。我们可能面临的问题取决于中国经纪商,因为许多经纪商缺乏高水准的基础设施。我们要求升级服务器,并要有最低的操作要求。我们极力推荐我们为中国客户准备的托管解决方案,目的是确保硬件技术的强劲,达到最新的最严格的标准。我们确保所有指引都翻译成中文。

Leverate今年接下来的时间有什么打算呢?

我们计划继续发展我们的客户群,进一步关注社交交易,继续提供目前最优秀的外汇技术,对新的市场进行新产品渗透。

(作者:Andrew Saks McLeod   编译:我本豪情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