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汇亨中文网 > 行业监管 > 正文

奥巴马快速任命Timothy Massad为CFTC主席

2013/11/14 17:55 · Forex Magnates

11月12日,在白宫宴会厅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选定财政部门高级官员Timothy Massad,继一部分高管陆续离开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后,于2014年1月3日接替现任主席Gary Gensler,掌管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

由于该任命仍需要参议院的批准,所以总统在讲话中敦促参议院尽快确认对Massad先生的任命,同时,他对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成功打击欺诈行为,以及继美国近期经历的经济危机后,对商品期货和衍生品市场进行的监管工作表示赞赏。

他将市场最近创下的记录归结为建立了一个更为稳定的金融系统的结果,而建立起该稳定性的正是他所说的,“一个小而强大的独立机构: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

Gensler主席以一种微微的“把持不住”的说法(根据文稿,以及白宫视频广播都能听到,引起观众一阵笑声),回应了美国总统奥巴马对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近几年在Gensler先生的掌管下有效发挥作用的赞赏。

在最初任命Gensler先生后,成为主席之前,奥巴马在11日的演讲中对Gensler先生的退出表示感谢,并准备任命新的主席,接替Gensler先生。

White-House-Obama-CFTC-speech-300x167

图片来源:白宫

感谢Gary Gensler,欢迎Timothy Massad

作为一名财政部的高级官员,Massad先生在2013年年初继任已故的Herb Allison,负责不良资产救助计划(TARP)。不良资产救助计划是前总统乔治·布什于2008年阻止次贷危机的恶性循环时制定的,Massad先生在成功执行该计划中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

奥巴马总统在12日的国家宴会厅针对此次新的任命评论说:“Tim为人低调,但他始终如一的付出。他的报酬很高,却从不炫耀。我充分相信,他是领导该机构防范未来危机的最佳人选 – 因为我认为可以说,他从未想过要再次管理类似不良资产救助计划这样的事情。”

如果Massad先生得到参议院的批准和国会的审核,那么他将于2014年初开始担任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的主席一职。

cftc

图片来源: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

奥巴马总统在12日的演讲中还敦促国会为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提供资金支持,并说到:“我会敦促国会给予Tim和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在工作中所需的一些资源。自从通过了华尔街改革后,其反对者就试图断绝为负责执行该改革的机构的资金。”

总统在他的一些评论中,总结到:“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的工作人员负责保护我们免受金融之灾,但他们却配备不足。他们被打败了。他们正在加班加点。但资金扣押削减使他们更艰难的工作。今年,他们已经失去了5%的团队人员。”总统之前已经要求为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提供3.15亿美元的资金,而2013年,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的运营资金只有1.95亿美元。关于12日新任命的演讲副本可见白宫网站的新闻发布部分。

CFTC当前预算的使用效率达到了极限

奥巴马总统进一步对削减CFTC运营资金所带来的影响,进行了补充,“最近,Gary宣布了一些人不得不放弃 – 他们不得不放弃一些公开的执法案件,因为国会没有提供给他们履行自己工作,处理这些案件的资源。这就像是没有足够的警察巡逻,没有足够的检察官起诉犯罪。它能使我们更安全。它能使我们的金融系统运作的更好,而不提供足够的资源让它正常运转的这种做法是愚蠢的。”

Capture11-300x214

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的组织结构[信息来源: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

根据Gensler主席10月底在哈佛大学2013年年度Glauber演讲中的演讲内容,他强调了随着市场交易量的不断增长,该机构在人力方面所面临的压力,他说:“目前的工作人员为675人,只比20年前稍微有一点增长。此后,国会给了我们负责监管400万亿美元掉期市场的工作,然而它是我们四年前所监管的市场的10倍。此外,期货市场本身自1990年后就增长了五倍。”

根据上述哈佛大学演讲的内容,Gensler先生用一个最近的棒球比赛来类比当前的困境,“你可能不喜欢本周裁判吹判,但在不增加裁判的情况下,你能指望职业棒球联赛扩大十倍吗?”

主席在演讲中提到了需要更多的资源,“我们已经基本完成了改革的制定工作,而最初的市场执行日期也已经过了。我们肩负着委员会历史上最大且最重要的执行任务。但是,这些成功不应与机构应拥有足够的人员和技术来监管这些市场相混淆。”

CFTC-Markets-Growth

信息来源: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

监管收紧或放松,接下来是什么?

Gensler先生在哈佛大学的演讲中进一步强调他相信需要更多的员工来保证委员会执行严格的监督工作,“我们需要更多的人手对结算所、交易平台和交易商进行监督。我们需要工作人员对涌入数据库的新数据进行实际监管。我们需要律师和分析师回答来自市场参与者有关执行的成百上千个问题。我们需要足够的资金确保这个机构可以为客户资金提供密切的监视保护。我们需要更多的执法人员来确保这个巨大的市场确实合规,并追踪那些在期货和掉期市场中的坏人。”

Gary-Gensler-150x150

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董事长Gary Gensler

最后,Gensler主席承认美国联邦预算所面临的挑战,并重申了他的信念,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对美国公众来说是一笔好投资,它能确保国家拥有透明且良好运作的市场。

当然,监管机构加紧让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打击欺诈有很多好处,并在近年来为场外衍生品和交易所交易商品市场提供了更好的监管框架保护。然而,这同时也存在着负面影响 – 特别是对那些在诸如场外外汇市场中,努力维护越来越高的监管资本率,并受到交易者和投资者限制允许行为的经纪商来说。

监管效率防止放松

在汇亨看来,这样的监管收紧循环可能导致更为宽松和灵活的规则 – 这对新的市场进入者,以及当地和国际投资的增长更为有益。

CEA-150x110

图片来源: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

这似乎是继Dodd-Frank法案后,很多反对对美国金融市场执行该监管的共和党人的目的。这导致对美国各金融服务行业进行集体监管施压,尽管它积极加强了各市场的框架。

因此,美国监管机构可能就要变得更加高效了,经纪商和客户的需求也可能通过合规的执行得到更好的满足。关键的问题是 – 如果以及什么时候 – 发生这样的变化。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与自定监管机构(SDRO),如交易所和美国期货协会(NFA)直接的协调合作也将是至关重要的 – 这样,成员们才能在没有任何额外不便的情况下有效地适应变化。

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主席Gensler在2013年年度Glauber演讲中的完整演讲稿可在委员会的网站上找到。

作者:Steven Hatzakis   编译吴珂睿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