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汇亨中文网 > 行业监管 > 正文

三家行业协会对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提起诉讼

2013/12/7 01:08 · Forex Magnates

据官方联合新闻发布会消息称,三个行业协会向美国监管机构——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提起诉讼,称其规定对业务造成负面影响。

据指控称,一起作为原告提起此次诉讼的3家行业协会是:证券业和金融市场协会、国际掉期和衍生品协会、国际银行家协会,他们对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提出挑战,指控该监管机构在规则制定方面涉嫌违法,包括特定掉期监管合规(跨境条例)方面的解释说明和政策说明,以及相关条例的跨境规定。

这三家行业协会代表其成员的利益,其成员包括一些全球最大的金融经纪机构。

证券业及金融市场协会、国际掉期和衍生品协会和国际银行家协会采取行动

起诉书全文要求取消境外(跨境)申请的某些规定,包括在联邦公报中发布的78相关规则,包括650个附注(凸显了复杂性)

这三个起诉者指控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的联合新闻稿中包括以下关键点:

通过将其条例称为“指引”,非法规避行政程序法和商品交易法的要求;

未能按照法律要求进行成本效益分析;

规则制定流程存在缺陷;

制定的一系列规定违背国际合作精神,可能对全球市场造成损害。

今年年初,在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的采访中(发布在国际掉期和衍生品协会网站上),国际掉期和衍生品协会首席执行官、金融市场研究所董事会成员Robert Pickel强调,随着近年来衍生品本身的发展趋向复杂性,衍生品监管也越来越复杂。

境外业务、跨境规则受到挑战

汇亨采访了华盛顿特区Ruddy律师事务所的律师Mark Ruddy,Ruddy律师事务所专门从事商品和证券相关的法律服务,包括为受到跨境规则影响的掉期执行设施的客户提供服务,他对此次诉讼有以下看法:

“我认为,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在这方面做的过于严苛。损失会使相关机构仔细考虑其所在辖区的境外适用。是的,我相信证券业及金融市场协会、国际掉期和衍生品协会和国际银行家协会有很大的机会赢得这场诉讼。不仅是这三个行业组织在这方面具有同一立场,欧洲委员会也在抱怨,称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在场外衍生品跨境协议规则方面撤消了夏季的一项协议,甚至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委员 Scott OMalia也痛斥委员会的做法。当有其他监管机构反对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的行为时,这就会成为行业反击的动力。”

汇亨还联系了华盛顿Doumar Martin律师事务所的著名律师 George Doumar,他在联邦法院拥有丰富的经验,并向我们解释说,引用“行政程序法相关案件”的唯一目的可能是试图取消指控中被质疑的相关规则。

Doumar先生说,“当美国监管机构试图向海外拓展时,总会出现规定重叠和不一致的问题。通过处理违规者,这其中存在一个权衡,对于遵守规则的人来说,我们让事情更加难做。”

美国财政部颁布相关规则是为了阻止美国客户拥有外国银行账户(从反避税角度采取的措施),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20年前提出的S条例进行了类似的规定,在采访中,Doumar先生谈到今天的事件,他对上述两者进行了类比,他解释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花了许多年时间削减境外业务,相比之下,处于早期阶段的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将会如何渡过这样一个漫长的过程。

协会试图取消掉期执行设施相关规定

根据联合起诉中的每个原告网上发布的起诉书显示,昨天,三个协会提出的指控在华盛顿联邦地区归档,民事诉讼编号:13-CV-1916

美国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地方法院法官Ellen Segal Huvelle负责此案,她的这一职务是由时任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提名,随后在1999年得到参议院的确认。

摘自起诉书110条(135条中的110条,涉及8项):

委员会从未充分回应,只是简单的撤销,委员会的跨境规则范围过于宽泛,对“美国人”以及事务级要求任意应用的定义存在缺陷。委员会也未能进行成本效益评估,尽管许多评论者以及存有异议的委员要求进行相关分析。因此,按照成本效益分析第二节(i)的明确要求,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发布了一个规范交易的规则(与美国商业没有“直接和重大”联系或影响),确定了存在异议的“美国人”定义,并提出要求使美国公司处于竞争劣势。在这样做的时候,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完全“未能考虑这一问题的重要方面”,违反了行政程序法,这正在进行调整。吉卡里拉阿帕切人诉美国内政部,613 F.3d 1112,1118-19 (哥伦比亚特区巡回庭2010年).。

多德弗兰克发布并实施后,众多未在美国获得许可的经纪商和客户都开始担忧客户招募,美国的条例一直如影相随。随着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向国际拓展,在规则制定进行时,委员会已经开始对国外经纪商众多情况下的美国客户招募或处理采取措施。

在我看来,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在打击欺诈行为上所做的很好(尽管在阻止欺诈行为上做的不是很好),在多个领域变得更加高效,包括与外国监管机构合作进行国际调查,以及努力实施变革,在某种程度上符合使命声明。正如其他人所说,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机构工作人员甚至提到该机构面临的困难,所以该机构承认一定程度上存在缺陷(缺乏更好的词汇来代替),这已经不是秘密。

汇亨曾对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委员 Scott D. OMalia的观点进行过报道,他曾在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合规论坛上进行过主题演讲,论坛在华盛顿爱迪生电力研究所举行,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未提供透明的规则制定时间表,他对此表示失望,因为相关的时间表将使市场参与者能够对合规进行计划,这些规则提出了大量新的义务要求。

据美国国家期货协会网站上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1311,美国国家期货会员会员公司总计4152 个(也在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进行了注册),包括83期货经纪商,所有注册合作公司超过56000个。

这表明,美国受监管的公司数量可能会影响,不包括未在美国获得监管许可的国外机构,这些机构可能会受到跨境相关规则的间接影响。

衍生品监管的复杂性

 1

 美国证券业与金融市场协会首席执行官Judd Gregg

在谈到官方新闻稿时,前美国参议员、证券业及金融市场协会现任首席执行官Judd Gregg提出了他的观点:“证券业和金融市场协会及会员支持负责任的监管改革,这将为衍生品市场带来透明度和问责制。我们致力于与公正、公开的监管机构进行建设性的接触。对任何新规定的成本和收益进行分析,从而确保它们不会扰乱市场,这是至关重要的。”

Gregg先生在他的声明中补充说:“在跨境监管方面,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使用任意和单边方法制定规则,导致广泛的市场混乱,严重阻碍全球金融市场的有序运行。”

 2

国际掉期与衍生品协会主席Stephen OConnor

国际掉期与衍生品协会主席Stephen OConnor在官方新闻稿中补充说(国际掉期与衍生品协会网站对此份新闻稿进行了公开):“国际掉期与衍生品协会支持安全、有效的市场,并为此与世界各地的监管机构开展建设性的合作。我们共同努力开发强健、一致、全球性的场外衍生品监管框架,降低系统性风险,然而,在这方面,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的跨境规定是一种倒退。它损害了金融体系和市场参与者的利益,对终端用户对冲业务和金融风险的能力造成负面影响。”

 3

国际银行家协会首席执行官Sally Miller

国际银行家协会也在联合声明中发表了意见,国际银行家协会首席执行官Sally Miller表示支持严格监管,同时也阐述了她的担心:

“国际银行家协会支持对衍生品市场进行严格监管,消除系统性风险。我们的成员试图诚实遵守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制定的不适当的规定。然而事实证明,委员会不断地努力,发布不可预测的指引文件、报告和指令,监管全球掉期市场,对此我们越来越警觉。虽然我们支持提高市场透明度,但在规则制定过程中以国际协调、全球市场和市场参与者为代价,一直缺少透明度。”

汇亨联系了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公共关系办公室的Steve Adamske,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了解到他对此的看法。根据彭博社的相关报道,Adamske先生拒绝对此发表评论。
(作者:Steven Hatzakis  编译:我本豪情)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