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汇亨中文网 > 汇商动态 > 正文

汤森路透考虑随机执行,高频交易论坛对此如何看?

2013/12/14 21:43 · Forex Magnates

最近,FXWeek对汤森路透全球外汇主管Phil Weisberg进行了采访,根据采访内容显示,该公司最近考虑在其交易平台上采取随机执行。

今年早些时候,ParFX和EBS采用了这种执行方式,该方式通过把短时间内的多个指令混在一起随机执行,实现了对低延迟交易者优势的限制。随机化被普遍视为一种限制高频交易的方式,使交易者无法利用从流动性提供商平台上获得的低延迟报价优势。

这种指令流还产生更高的整体价差,从而对抗高频交易。在EBS或路透社等多交易员平台上,较高的价差和较低的市场深度可能会将真正的流动性接受者驱赶到其他场所。结果是在买方交易者、公司/长期流动性接受者、以及交易商、交易场所的需求之间维持平衡,从而决定支持哪一方。这表明,通过实现随机化,汤森路透的目标是为真正的流动性接受者客户创造有利的交易条件,同时限制买方交易者。

 

未命名

高频交易论坛

关于其他话题,在上个月的汇亨伦敦峰会上,高频交易论坛讨论了随机化的问题。此次论坛由AutomatedTrader首席执行官John Howard主持,参加论坛的有:曾任摩根士丹利和德意志银行首席技术官的Graeme Burnett、MarketPrizm商务总监Jay Hibbin、GreySpark Partners执行合伙人Frederic Ponzo。下面是全部讨论记录:

关于随机化,Frederic Ponzo解释说,一直以来,流动性提供商围起一堵墙来保护自己。因此,问题是他们想要与谁进行交易。他举了一个例子,EBS允许更大程度的买方交易者访问,这使客户产生抱怨(因为价差变大)。但是现实情况是,买方希望获得流动性。因此,他解释说,当涉及到诸如随机化的问题,最终目标不应该是保护流动性提供商,而是如何创建一个环境,允许买方参与者获得流动性,确保他们不抛弃交易商,同时提供需要流动性的客户所需的条件。

在这个问题上, Jay Hibbin补充说,他认为短期来看,市场中反对和支持高频交易的交易场所之间处于分裂状态。然而,他补充说,从长期来看,这种分裂局面将会打破。

然而,还有一个问题,外汇市场是否需要最佳执行规定(借用股票的术语,在股票交易中,无论在哪个交易所,客户都能得到最好的价格), Ponzo表示,作为一名投资者,答案是肯定的。交易者的总体目标是得到最好的报价,无论在哪个场所。

3:00 外汇市场上高频交易的关键驱动力是什么?

Hibbin——分散流动性的增加产生机会,与其他资产类别相比,外汇具有分散性。

Ponzo——关键驱动因素一直是波动性,但与股票不同的是,外汇交易量一直很大。

5:00 监管是驱动因素吗?最后,交易者会撤离核心市场,到外汇市场上进行交易吗?

Ponzo——2010年之前监管改革之后,目前这种情况就不太多了。

Hibbin——是的,这是推出金融交易税的原因,与其它资产类别相比,交易者对外汇更感兴趣。

7:00  高频交易者在外汇市场中受欢迎吗?

Burnet——不,他们不受欢迎。存在一个消极的影响,交易者与系统和平台对赌。

10:30 速度限制和随机化——这是正确的吗?

Ponzo——这真是倒过来了,有一个“围墙花园”保护流动性提供商不被套利。当EBS试图允许更大程度的买方访问时,客户就会产生抱怨(因为对他们来说,大规模交易很难实现,在这种情况下就更是如此),他们将关闭交易。另一方面,多数高频交易公司是买方公司,他们想要被访问。因此,你需要的是,买方可以获得流动性、而交易商不担心被套利的流程。Ponzo 总结说,交易限制的目标应该专注于创建一个双重环境,处理客户和同业银行、同业银行和买方之间的关系。

Hibbin —— 在市场中的很多平台上,我们将看到一种情况,对高频交易友好和不友好的平台之间是分裂的。长期来看,分裂可能会被打破。

Ponzo——套利是一件好事,你看到套利的唯一原因是你的价格是错误的。因此,套利可以使交易者离开劣质系统。

15:00    但“塞单”和“价格分层”等其他行为又如何,只有套利存在问题吗?

Burnett ——当然也是问题。但是这些行为都可以通过平台的技术和监管来完善。

Ponzo ——在股票方面,价格分层是非法的。因此,在外汇交易所中,强化这些规则归根结底是他们的责任。Ponzo接着说,由于闪电崩盘,公众对高频交易有很多抱怨,这是交易场所的错,没有正确地执行现有的监管。

19:00 外汇能够免于闪电崩盘吗?

Hibbin ——外汇的优势是分散性。此外,与股票不同,不可能存在如此大规模的算法交易来控制价格。

23:00 回到监管方面——反高频交易最强的是欧洲,这将导致伦敦的主要流动性池转向美国或亚洲?

Hibbin—— 不会。一定程度上是由于,最近欧洲监管机构对高频交易采取了更温和的立场和“政治意愿”,如果他们看到业务移出伦敦,政府将会介入。

Ponzo ——伦敦每天的外汇交易量比所有证券交易所的市值总和还要多。

24:00 是否存在这样的趋势——更多的外汇交易通过中央对手方进行?

Ponzo ——由于持续联系结算银行的原因,在交易经纪商方面已经是这种情况。是的,我们希望客户和交易商之间出现中央对手方。但是,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外汇是“信用”市场,你能得到什么要看你是谁。

Burnett——从技术方面看,更希望看到它变得更加集中,更容易处理。但在交易方面,场所越多越好,因为那样会提供更多的机会。

Hibbin——不同意Ponzo 的意见,相信形势将会向更多的场所、更分散的趋势发展,除非监管机构参与,否则这种方式将会保持下去。

27:00 外汇市场可能会被操纵吗?

Burnett ——是的,只是人们没有意识到相关的方式。股票操纵行为更容易被监测到,因为它是基于内幕信息的利用实现的。但在外汇方面,监管将参与监测。

28:00 延迟问题是每个公司和场所成本中合理的一部分?

Hibbin —— 是的,但外汇市场与股票不同,是以低延迟为导向的。

Ponzo—— 在延迟方面需要考虑的情况:一是做市商需要足够快才能不被抛弃,二是高频交易需要比其他人快。基于这种业务类型,想要出击或防御,公司都需要因此花费很大的成本。

Burnett ——需要处于技术前列,分析低延迟的项目,例如使用现场可编程门阵列面板和微波链路。

Hibbin——决策的基础应该是延迟对你业务模式的影响程度。

Ponzo ——需要连续不断。延迟不仅仅发生在数据的传输过程中,也发生在做决策的过程。如果你能加快这一过程,也是很重要的。

(作者:Ron Finberg  编译:我本豪情)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