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汇亨中文网 > 外汇交易 | 行业监管 > 正文

全球外汇市场监管机构|第二部分-需要更大雄心的伟大梦想

2014/09/19 11:25 · Forex Magnates

顶级银行得寸进尺地提出要求,要避开法规和反竞争的保障措施,这包括监管机构各种形式的监管和在最大型资产类别中操纵价格。因此,以“协调全球外汇政策”的形式来实施额外监管,阻止大型外汇市场参与者的勾结,这个设想可能是痴心妄想。

“MiFID II”指示在2011年推出,在今年4月份更新,它打算处理OTC市场的事务,但是没有特别提到spot FX。不管怎样,MiFID II更能调整阻止要求,而不是整顿外汇市场。

欧洲市场基础设施监管规则(EMIR)是另一个使外汇市场报告和清算标准化的方案。然而,MiFID和EMIR都专注于大型公司,这意味着小公司能继续提供外汇服务,而不用完全顺从于新的监管机构。

除非有一个权威性的说明规定,所有外汇经纪商必须满足EMIR/MiFID标准,要不然就阻止其运营。如果不这样,那么新的规定将只是增加官僚主义的层面,而没能阻止勾结,没能使外汇市场更加透明化,没能保护零售客户。唯一可能的效果就是使小经纪商获得感知“可靠邮票”的条件更艰难,也更难鼓励外汇业团结。

不希望有的效果

外汇市场的全球监管能减少顶级银行外汇交易量80%的市场占有率,但是从根本上来说,处理外汇业务最多的机构(银行)将总是有机会从其它衍生的金融工具那“修改”基准价格。因为,他们实际上是市场的创造者。监管不能阻止市场滥用行为,但是能重新分配资源。

LIBOR、ISDAfix和外汇(还有其它的)操纵案件表明给予足够的市场份额,大型公司易于形成联合企业和“垄断”,因为这减少了运营成本,提高了收益,使得新参与者进入市场的门槛变高。

问题的根源是动机而不是机遇,也就是监管不会带走人们欺骗的能力,它只能带走这么做的动机。鉴于缺乏与市场滥用行为调查有关的刑事程序,操纵特定市场的动机似乎比这么做的动机更重要——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几乎所有的资产类别都经历过被银行操纵的案件。如果只有小罚款和个人禁令这样的处罚,那么银行更想要继续操纵行为,因为回报真的很丰厚。

汇亨调查显示,金融市场行为监管局(FCA)倾向于和一些银行进行金融和解,包括涉及外汇市场操纵的巴克莱、花旗、摩根、大通、瑞士、苏格兰皇家和汇丰——这一处理方式开了先例,使其它监管机构能仿效,突显全球监管制度无权威性的本质。要求同样的监管结构将外汇控制在其管理范围是一个灾难。

银行联盟

银行联盟计划开始于2012年,是创建单一监管机制(SSM)的立法建议。

创建SSM的政治协议在2013年初达成,稍后,欧洲理事会和欧盟议会通过其立法文本。新的SSM制度应在2014年11月初强制实施,除非ECB要求实施的请求被进一步推迟。

银行业联盟的意图 |  来源:欧洲委员会

新的监管体制最初将应用于17个欧洲国家,其它所有的欧洲国家有可能加入这一体制,如果他们想要这样的话。ECB将担负直接监管欧洲“重要”机构的责任,SSM体制将由ECB和国家监管机构组成。

今年初,欧洲立法者创立了单一清算机制(SRM),将在2015年1月1日生效。单一清算基金(SRF)将在2016年开始运营,有8年的创建时间。

Jean-Claude Juncker, 欧盟委员会主席

欧洲银行联盟的计划正在进行中,最近以Jean-Claude Juncker为首的欧洲委员会重组已经证实了这一事情。Jean-Claude Juncker是一个忠诚的联邦拥护者,他可能会支持中央决策的任何计划。如果银行联盟计划继续进行,那么对整个欧洲的监管会落到一个监管机构,这很可能为统一货币铺平道路。这最初是由John Maynard Keynes想到的,他在1994年对布雷顿森林体系提出过这样的计划。

时代改变了,但是对凯恩斯主义的爱没有改变。从G20所有主要的经济体及其各自的中央银行对凯恩斯政策的偏向判断,在可预见的未来里,我们可以看到引进清算联盟的新鲜尝试依靠了统一货币。

万全之策

全球监管的不同深度和范围阻碍了标准化。拥有单一的全球监管机构对于一个有多个国家司法权的市场来说是非常困难的,但是当国家有不同规模是市场,在不同企业有各种金融工具方面有不同的立法,这意味着全球外汇监管很可能被未来多年的国家立法和司法争论所破坏。

一个明显的例子就是金融监管的自律模式。因为特殊的原因,如腐败率高或执政政府政治立场不同,一些国家可能不适合自律。因此,自律模式不适用于所有地区。而且,国家的看法和定义金融市场各种企业的方式不同,如SPVs、控股公司、交易场所和经纪佣金。要在全球实行同样的定义需要所有的金融市场具有同样匹配的复杂性——但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限期

首先,大多数市场参与者想要看到全球正在进行的外汇市场操纵调查的结果。如果指的是过去市场操纵的案例,协议很快就会达成。

布里斯班的G2峰会预计在2014年11月15-16日举行,可能会有发展,但是任何具体的外汇市场立法或重新分类很可能只发生于长期磋商及其它因素影响之后。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如果监管机构吸引到为选举建立势头的政客们的注意,那么很可能会有大规模的变化,金融市场及其具体的“资产类别”会受到监管。

此时此地

Mifid II预计在明年实施,欧洲银行联盟已标记为2015/2016——当然受制于市场的发展。监管机构继续努力明确其管辖/范围,而市场参与者会发明更巧妙的办法来避免这种明确。

成为Mifid II(高信任水平,高交易量)之下的OTFs或MTFs的好处比高成本(更高的资本需求量)更重要?目前,一些经纪商有足够的订单流来承受Mifid II,他们将执行这一必要需求,结果可能会更好地经营业务。然而,才创建或运营规模相对较小的经纪商不可能实施这一高花费的方案来解决他们没有的问题。

Mifid II、EMIR及他们各自的国家法规使得全球金融市场监管完美的结合起来。使得这一运作更困难的是科技因素,科技使得业务能远程进行,而不受地理的限制。

从国家层面来说,外汇市场在自律时有足够的麻烦。现阶段,外汇市场受到全球监管是难以预料的。同时,中央银行,如英国央行和欧洲央行在监管金融市场方面越来越具有影响力,他们有特殊的权利去干涉或协助重要的机构——大型提供商的同一机构和外汇流通的中介机构。当遇到监管问题时,中央银行的重要性经常被低估,但是随着他们的市场影响力的增长,这些都会被改变。

最坏的情况

如果市场发生动摇,金融公司再次面临危机,那么这次自救手段将很可能无法解决,因为中央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会停息,这次主权国家将需要经济救援,而不只是银行了。2008年金融市场动荡的再现将更难缓和,损失更惨重。在金融市场的历史上,最具市场影响力的立法往往是在紧急情况中实施的,或是在打击市场参与者,让他们处于紧急状态的重大市场事件之后。

外汇市场的全球监管可能需要那样重大的事件才能实现,更别说成为现实了。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