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内喜事:澳大利亚和中国签署了具有历史意义的自由贸易协定

2014/11/19 10:22 · Forex Magnates

australia-china

高度期待的布里斯班20国峰会的结尾,澳大利亚在上周发布了一条更“有利可图”的公告,该公告与中澳自由贸易协定 (ChAFTA)有关。

这个历史性的大型交易几乎与中国决定香港和澳门为特别行政区同等重要,这两个国家在各自经济的每个领域建立起更紧密的贸易关系,在接下来的10年里,其价值接近200亿澳元。部分针对特定行业的协议可能会影响到每一个商业企业在中国和澳大利亚之间做跨境贸易。

包罗万象的FTA交易包括通过较低的关税、较少的限制和更多的交易来提高双方的利益,这些交易包括法律服务、金融服务、教育、电讯、旅游交通、建筑、工程、医疗保险、采矿、制造业、城市规划、运输和(尽可能最大程度)农业。大农场经营使得矿业、奶农和酒出口商这些大赢家高兴。FTA将减少所有中国对澳大利亚资源和能源产品的关税,其中包括3%的焦煤关税和6%的热能煤关税。

在服务领域,银行、保险公司、律师和大学将更容易与中国合作,澳大利亚公司能在中国开酒店、餐厅和疗养院。澳大利亚奶农是澳大利亚现今“自由党”(保守党)政府重要的说客,他们担心奶制品价格会持续降低。澳大利亚奶制品行业得到与新西兰(如果不是更好的话)平等的交易,到2025年,其关税会取消。

chafta-infographic

银行、金融和资金管理引起人们的关注

中国同意减少澳大利亚银行参与到当地货币(人民币)业务的等待期,从3年降到1年。中国也将消除2年的获利要求,该要求是提供人民币服务的先决条件。澳大利亚银行在中国创建分行已经获得许可,可以参与到人民币银行业务,同一个银行创建的其它分行有资格批准展开人民币业务。

中国对澳大利亚银行的分行作为分公司在中国的经营,将消除其最少100,000,000人民币的流动资金需求,因此,“促进快速增长和新的业务机会,”外交贸易部(DFAT)的人这么说道。

澳大利亚银行在中国的分公司将是第一批外国银行在中国有资格参与到提供信贷资产证券化业务中去,这是在中国金融机构信贷资产证券化试点计划中。

中国首次同意:

允许澳大利亚金融服务提供商创建盒子期货公司,澳大利亚最高能拥有49%的所有权(外国参与者之前是不被允许的)。

对澳大利亚金融机构通过在中国的证券化业务扩大国民待遇。

在中国的澳大利亚证券公司将从提高外国股票限制到49%的新保证中获利(超过中国在WTO中承诺的33%),这包括参与到国内A股和B股,以及H股(在香港上市)的证券包销,保障进行国内证券资金管理业务的权利。

在资金管理领域,中国将允许澳大利亚证券经纪商和咨询公司提供跨境证券交易的账户、监护、建议和组合管理服务给中国合格的本地机构投资者(如允许中国投资者离岸投资)。

澳大利亚证券和投资委员会(ASIC)和中国证监会(CSRC)同意加强合作,提高对中澳各自监管框架的双边理解力。

汇亨在本月初有报道,其中重要的障碍就是澳大利亚在承认中国国有公司作为私人企业时保持了沉默,因此引起了各种商业利益和利润探索机会。澳大利亚无法确保与棉花、小麦、糖、大米和油籽农民有关的交易,因为国有商业状态的僵局。

汇亨报道了投资阈值,作为取消关税的回报,中国想要能更多地在澳大利亚进行投资。根据协议,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FIRB)审查的阈值从24,000,000美元涨到11亿美元,变成了4倍。因此,受审查的业务的阈值会提高到更高的等级。然而,中国政府所有的公司提到的所有投资提议将受到FIRB的审查。

更大的形势

总理Tony Abbott与中国的主席习近平都欢迎Abbott来宣告此次的交易,“特别是,这是澳大利亚美好的一天。”习近平主席发表了古怪的言论:“中国的老话说,十年磨一剑,所以我们呢很高兴地看到,协议的十年后,我们双方都宣布双边FTA协议的实质性结论。”他补充道:“这将提供更大的市场,更有力的条件以及对我们合作更好的制度支持。”

从左至右:商务部长高虎城,习近平主席, 贸易部长安德鲁·罗伯,首相托尼•阿博特

各种具体的协议由参与峰会的政治和商业领导人行列来签署,预计95%的澳大利亚出口商在未来会因免关税而进入中国市场,一定要问的问题时——双边免税贸易对澳大利亚和中国是同等有力的吗?

贸易部长Andrew Robb在与中国签署意向书时说道,该交易是非常重要的,中国从未与一个发达国家签署这样的协议。

从一个角度来看,FTA协议允许澳大利亚业务更多地进入一个拥有10亿人口的市场。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拥有10亿人口的世界第二大的经济体现在能更多地进入到拥有2500万人口的国家——该国因自然资源丰富而出名。值得记住的是,澳大利亚GDP近70%是来自服务业,但只占澳大利亚17%的总出口额。

抛硬币

两国签署的协议也有不利的影响。当经济政策变化、资源再分配,那么必然就会有些市场参与者可能受到收入变化的影响。

澳大利亚的MP代表着绿党,Peter Whish-Wilson对该交易评论道:“十年前,我在美国自由贸易协议中就有听过——澳大利亚经济有数百亿美元的利益,我们知道实际上,从未兑现过当初许诺的东西。”而且,在2010年的研究中,澳大利亚生产力委员会发现自由贸易几乎没有经济利益,它警告政府不要夸大积极的方面,低估消极的方面。

澳大利亚各种制造商说,该交易混合了更便宜的投入成本,抵消了激烈的竞争。中国的劳务成本仍是澳大利亚的一小部分。工会也担心中国建筑公司很快就能把自己的工人带到澳大利亚的基建工程中去。

目标是三连胜

贸易部长Andrew Robb说,与中国的协议是“三连胜的一部分”。他补充道:“我们5月已在日本取得胜利,在那之前,我们在韩国也获得了胜利。这三个国家在北亚是我们现有出口的52%。所以,我们获得了大的发展。现在我们开始在接下来的12个月里与印度谈论自由贸易协议;这是另一个拥有12亿人口的国家,我们会进一步在印度尼西亚和海湾国家努力。”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