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令人欢欣鼓舞的中国经济数据出现在动荡的股票市场中,投资者们都在想下一步该如何做。本文就着眼于中国投资者在动荡的市场中面临的投资过山车。

中国投资者该何去何从?

中国公民得益于中国经济腾飞,出现了一种新的投资者,他们寻找途径来投资新的财富。

最近,在《对话》中的一篇文章中,Michele Geraci解释说,以前流行的投资选项,比如房地产和赌场,变得风险太大或收益不高时,投资者就转向了上海和深圳股票市场。

投资房地产的高资本要求和对于购房更加严格的监管措施使得普通民众难以从此获利。与此同时,习近平主席的反腐运动也阻止资本流入澳门博彩业。事实上,Geraci指出了股市现状与赌场收入减少之间的密切关系。

Geraci说到:“当赌场关闭,房地产市场进不去,还有什么是可以参与的呢?上海和深圳股票市场:多年来这两个主要股票市场一直形同虚设。”

因此,散户投资者成群结队的涌入国家股票市场,占领了80%的市场份额。世界上第二大的股票市场现在拥有9000万个人投资者,而在股票市场开始崩溃之前,每天仍旧有17万个新账户进入市场。

股票市场赌博

在过去一年内,上海股票市场上涨了150%,而这一切都在2015年6月12日轰然倒塌。截止到7月9日,市场下跌了30%。

许多投资者遭受损失仅仅是因为信息缺失。投资股票就像在下注。事实上,在股票市场的投资与现实经济状况和公司的预期收入并不相符。

投资者想要获得的可靠信息并不是想要就能得到的。上市公司公布的财务报表并不可靠。相反,它们严重依赖技术分析和图表。Geraci提醒:“预测未来股票价格纯粹基于公司过去的表现,和基本面没有丝毫关系。”

而且许多投资者选择高于银行愿意提供水准的高杠杆,这不仅增加了股票市场的不可持续通货膨胀,也使得许多投资者在崩盘以后面临绝境。

中国政府的执政能力

股票崩盘确实为中国政府提供了一个展示其平息市场波动能力的机会。

市场崩盘之后,政府部门齐心协力组织股市继续下跌:取消IPOs;创建一个基金吸收多余的股票;禁止团体投资者和大股东抛售股票;暂停一些公司的交易;攻击卖空股票。

中国政府似乎解决了问题,市场也暂时恢复了稳定。Noah Smith在写给彭博社的一篇文章中指出:“当股东被禁止卖出鼓励买进时,只有一件事会发生——股市上升。”

所以,当问及中国政府是否有能力控制股市时,毫无疑问,是的。

周一,克林顿前财政部长拉里·萨默斯指出,平心而论,中国股市仅占中国经济的一小部分。

此外,Geraci指出:“这项措施可能简单地把风险从投资者转移给经纪公司,这也并没有改变去年市场增长了70%这一事实。中国市场距离泡影——如果这是一个泡影的话,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现状核实

股票市场的风险和过度膨胀仍旧是一颗不定时炸弹。事实上,股价已经而且继续在脱离经济基本面。中国股票市场崛起而不是崩溃不是由于合理的股息收益率、净资产收益率或公司的其他金融特征。

此外,最近的一系列经济数据显示,中国GDP同比上涨7%,这大大超出预期,然而上证综指依旧低迷。这种紧张只突显了股市与经济基本面之间的薄弱关系。

这就意味着不能乱可能还没结束。Noah Smith又指出:“对中国来说,最坏的情况就是股票可能仍旧膨胀,这就意味着中国股市的预计回报率仍然是消极的,换句话说,就是市场下跌。在这种悲观的场景中,抛售压力并没有被消灭只是冻结。它仍旧是被禁锢的,等着破笼而出。”

有这样一个悲观预测,股票市场可能就是一场赌博。现在的问题是,中国投资者该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