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厌倦了看到有关市场参与者采取捷径或者做了现在被认为是违法的事情而被抓去坐牢的情况。

在1980年和1990年代,金融市场一般是不受监管的,雇主们提倡信息共享。不同机构交易员和经纪人之间的密切关系带来了客户订单信息的相互交流。

人们甚至可以请央行人员出去吃饭而不需要因为所谓的行为不当而遭受牢狱之灾。根据你宴请的餐饮水平,第二天你可能会相应地得到一份来自中央银行的订单。

现在,你可能得花10年才能做成同样的的事。唉,我们已告别莫蒂默时期和伦道夫公爵窃取柑橘报告的日子了。我相信任何40岁以下的都得上网查一下那段历史才能明白我的说的是什么。

时代发展到现在,上述的人际关系和信息交流都已经被视作是非法的了。立法者的过度监管以及激进的政客们在背后的支持,完全阻断了你以说话、发信息、聊天、用微博、电子邮件或放烟雾信号等方式向市场中的任何参与者交流任何信息的途径。我甚至不确定你是否可以告诉你的狗你今天过得怎么样。

在外汇市场打拼的30多年里,我参加了9137节合规课程,但在那么多次里,我只清醒了总共5分钟;然而,我很久以前就认识到了,我们必须遵循以下两条极好的建议——“如果你不想让它被看见,就不要把它打出来,如果你不想让它被听见,就不要把它说出来。”

你会被抓去坐牢

我已经厌倦了看到有关市场参与者采取捷径或者做了现在被认为是违法的事情、被抓走坐牢的情况。它给勤奋诚实的商人们带来了一个糟糕的公众形象。以最近的乌克兰网络犯罪计划为例。这一复杂的计划涉到黑客和30多个交易员。2名乌克兰黑客成功侵入新闻通讯社,偷走了数百份未经公开发布的企业财报。

SEC表示,这一国际犯罪计划涉及的黑客,交易员的人数以及证券交易和产生利润的规模都道是史无前例的。然而,他们都被抓住了。伯尼•麦道夫直到被抓住之前都隐藏得非常好。

最后,我想说我不喜欢过度监管,然而,有一些监管显然是必要的。我恨多德-弗兰克。但如果你是一个年轻的商人,寻思着走捷径或想要交换非法信息,不要这样做。别这样说,也不要把它打出来。

问一下那些乌克兰人他们的做法是否是值得的。公爵们最后无家可归,伯尼•麦道夫刑满释放的时候应该已经2000岁了,问问他值不值得。你会被抓去坐牢,这绝对是不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