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客座文章由Forex Nation的联合创始人和 首席发展官Enrico Garzotto撰写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金融行业已经完全失去了对实体经济的关注。我们需要呼吁真正的改变。

一些经济学家认为,经济是科学的选择。它研究人们如何选择使用稀缺或有限的生产资源来生产商品并按他们现在或将来的消费需求来对它们进行分配,以满足个人的需求。

如果我们将经济的功能与社会联系起来,我们就必须将经济学与其他科学相联系这样它的全球功能才能完整。否则,如果我们忽略了财务控制、计划、货币和物质资源,以及其他活动,经济危机就可能会降临;因此,我们相信金融是社会的消极因素。

全球化

今天,金融带来了“全球化”进程;这一进程享受着前所未有的前途和声望。这些变化的规模会引发关于其本质的质疑。它是纯粹的定量的现象吗?还是我们正在面临的一个全新的技术和政治形势,再该形势之下,金融活动和其他政治、社会和经济领域之间的关系对世界经济的福祉举足轻重。

57%的受访者不同意金融创新促进经济增长的看法。

根据对《经济学人》的读者们的一项调查显示,57%的人不同意金融创新会促进经济增长。此外,当他们被问到他更倾向于美国金融体系损害或有益于美国经济时,48%的受访者回答说,金融损害美国经济,而34%的人表示,金融或许会给美国经济带来好处。

我们如何解释这种反应?最近金融领域影响力和重要性的爆炸性增长意味着金融和公共利益追求之间关系的重大改变。“公共利益”的概念包括两种不同的利益:一方面,社会利益,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金融行业如何为社会做贡献;其次,个人利益,这也提出了一个问题,金融怎样帮助每一个社会成员的发展和自我认识。

常规商品

金融领域的影响力和重要性意味着金融和公共利益追求之间关系的重大改变。

从进化的角度来看社会规范,社会声望可能扮演的角色之一是来填补各种活动的(感知)社会和私人回报的缺口的。例如,作为非营利组织的一部分,维护妇女权益会获得高水平的社会回报但是私人收益较低。因此,此类组织被认为比那些私人回报很高,但会带来负面社会效应的组织(如逃税组织)对社会更有益。

一般来说,相较于感知社会回报,许多金融机构都有更高层次的私人回报,如果我们再考虑到当前的经济危机情况,所有这些因素会导致对金融业的嫉妒和公众怨恨。

然而,这种怨恨并不是带来这一错误认知的唯一原因。有太多的事实将矛头指向了被视为“文化腐败”的金融体系滥用,而非糟糕的财务决策。这种“文化腐败”正在成为一种从金融体系内部蔓延的疾病,而我们大多数人是无法看到它的。

改变认知

虽然法律法规可能会引导金融的良好利用,但利用其权力平衡经济是金融行业的操作者们的责任。这种假设已经让步于金融黑客运动:有远见的人使用金融实力、技术和不同的工具来改变和影响经济是一个重要方式。这些例子包括集体融资,股东行动主义,异议对冲基金和可持续的投资基金,比如挪威政府养老基金。

利用其的权力平衡经济是金融行业的操作者们的责任

金融黑客运动的目标是将金融体系的文化背景,从以男性为主导的毫不顾忌社会和环境责任的疯狂决策转向一个更加开放、公开和社会环保的金融行业背景。

一旦金融体系知道了蝴蝶效应只是一个童话故事或一个选择策略,我们可能会有更多开明的行动。事实上,在过去,有一些金融体系意图通过风险贸易保护和融资新机会产生积极的经济影响。例如,成立于1602年的荷兰东部公司,利用金融体系找到多个投资者来投资其项目,或成立于1600年的大阪交易所,创造了第一个期货合同来规避其大米交易的风险。

实体经济投资

然而,在过去几十年里,金融部门似乎已经完全不再关注实体经济而只关注货币交易结果。钱不应该被当做最终目标来追求,因为它仅仅是我们的行动在这个世界上产生影响的结果。如果我们把钱放在影响之前,我们可能会在短期内拥有钱,但我们在经济,环境,和社会生活上只会获得在长期灾难性的后果,最后,也将会对我们的投资组合产生负面影响。

我们需要呼吁改变,这种改变必须是真实的。

我们需要呼吁改变,这种改变必须是真实的。我们不能像彼拉多一样,只是洗刷他罪恶的双手,我们不能在投资大肆毁坏亚马逊森林的企业之后还不做些某种慈善慈善工作来清洗灵魂了。那样是没用。

是时候在采取行动之前来参与,考虑解决这个问题了。最重要的角色仍在我们手中。更多交易员,投资者和用户迫切需求,参与,和投资给公开,透明和负责任的公司,更多这样的公司就会上升,从而改变金融业的文化。你可以成为一个小型金融黑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