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to Fassheber Jorand
Otto Fassheber Jorand

本文的作者是Otto Fassheber Jorand,他是美国圣安东尼奥Golder broker公司的一名金融顾问。

在距离近十年来最受期待的美联储政策大会还有不到一周的时间之际,投资者对美联储是否将逐步离开零利息时代持怀疑观点。

赞成加息的鹰派和反对加息的鸽派各自都有充分的理由,这更进一步加深了是否应该加息这一问题的难度。

美国国内经济指标显示,今年第二季度美国经济增长了3.7%,与此同时,随着失业率达到了5.1%,劳动市场也进一步接近了充分劳动市场的水平。同期的国民收入增长达到了2.2%,最终加剧了通货膨胀压力。对部分立法者,比如圣路易斯联邦储蓄委员James Bullard来说,在9月上旬提高利率已经是万事具备,只欠东风。

但是扭曲的经济数据最终还是会露出马脚。Donald Kohn,联邦储蓄委员会的副主席预测未来六年的平均年增长率仅为2.2%,这被普遍认识是令人失望的经济复苏前景。

 

考虑到她在六月的新闻发布会上提到的三次时间点,即使是Yellen女士也无法提供美联储何时采取行动的线索,她的相关发言如下:

 

“无论是九月、十二月还是明年三月,第一次提高利率的决定的时间点的重要性不应该被夸大,相反最为重要的是利率的整体走向。正如我之前说的一样,委员会预计,现有的经济形势将使得联邦资金逐步走向正常化。”

 

也许,国内经济指标还不足以让国内的各种声音达成共识。但是环顾国外,我们不难发现其他主要经济体的情况亦不容乐观。许多经济学家,甚至是美联储的官员斗推测从本月起各主要经济体将提高利率,但是随后中国股市的暴跌和人民币的贬值,使得这一预测变得毫无意义。

 

一直以来,美联储的利率调整和美元的价值一样,对新兴市场经济体都有着重要影响,而此次这一规律再次显现。中国人民银行在黑色星期五这一天的人民币贬值行为,为投资者们敲醒了新兴市场经济体真实境况的警钟。在低息货币占据了主导地位七年之后,美、日和欧盟的货币政策,正将新兴市场国家货币从价值高估推向价格低估的窘境。

 

新兴市场国家货币的紧缩政策将如何影响美联储提高利率?

当下流传着一种全球性的观点,这一观点认为美联储提高利率将为新兴市场经济体带来极大危险。在本周与金融时报的一次采访中,世界银行的首席经济学家Kaushik Basu警告道美联储提高利率一举可能在新兴市场经济体中引发恐慌和动乱。

 

他进一步表示,世界经济总体走势非常严峻,以至于美国如果在此过程中毫无征兆地提高利率,将会给其他国家带来极其不良的后果。在他陈述这一观点之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美联储迅速提高利率的后果作出了警告。

 

在美联储这次的九月政策会议上,面临国内经济增长,劳动市场弹性,可能的通货膨胀压力以及其他一系列零利率政策结果的问题,参会成员必将进行一场紧张激烈的讨论。一次巨大的全球危机导致了中国经济增长的放缓,新兴市场国家货币的紧缩以及深度衰退这一后效应。这些,我们已经在巴西经济中初见端倪。

 

新兴市场经济体普遍对中国经济是否会遭受打击表示关注,Basu认为,这才是现在全球经济的关注点,总体来说,全球经济已经进入了一个相对缓慢的增长期。

结合所有这些因素,以及中国股市近两周之内的暴跌,让人们不难想象此次加息举措的可能性微乎其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