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已正式加入国际货币积极组织(下称IMF)的特别提款权(下称SDR)篮子。但这是否意味着外汇零售交易者和经纪商会改变习惯为开始提高的人民币交易铺平道路呢?

这一公告留下了数个惊喜,因为人民币加入SDR令人非常期待。但同时也有一些令人出乎意料的事,这就是美元无法动摇的SDR的占比。

美元方面,其总占比下降了0.17个百分比,到41.73个百分点。尽管一些阴谋论者开始轰轰烈烈的谈论起美元作为储备货币的主导地位的结束,如果我们来看看收到人民币冲击的SDR篮子中的货币,我们会把注意力放在欧洲和亚洲货币的。

欧洲货币在IMF中的影响下降 

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对欧元造成了深刻影响。欧元的占比从百分之37.4下降到了百分之30.93,百分之6.5这一数字可不是小数目。英镑的份额也下降了3.21个百分点,到了百分之8.09。

从地域角度来看,亚洲区日本货币的影响力也毫无疑问的下降,目前份额已经跌到了百分之8.33。这一数字比之前的权重下跌了1个百分点,比人民币的份额10.92个百分点则少了百分之2.6。

对人民币未来的市场传言

人民币货币纳入SDR货币篮子的生效期定于明年10月,但金融市场应该能从全球的交易中感到此举的影响。

法国兴业银行的亚洲货币战略总监,Jason Daw对此表达了观点,“任何对人民币纳入IMF储备的积极反应都有可能是短期的,但结果都会是良好的。

同时第二天的市场走势已经证实上面的概念。货币市场反应迟钝,此举的含义只能在未来几个季度后才能感觉到。

观察市场动态,人民币仍然不是一个自由浮动的货币同时增加人民币的动态价格波动不会成为现实,除非人民币取消资本管制。

虽然一些中央银行会被要求持有更大份额的人民币外汇储备,但这个过程可能是渐进的,只会发生在国家层面。这意味着购买人民币作为储备的国家大都会是亚洲国家,因为人民币在此区域外不会成为大额支付选择。

汇丰银行的分析师概述到, “市场参与者最终希望看到更多的货币波动;因此,加入特别提款权并不必要意味着人民币将会更强。”

中国人民银行尚不需要波动性和自由浮动…

与此同时,中国人民银行(下称PBOC) 已经暗示并不打算放宽对人民币未来的掌控。

对中国政策来说,最终的目标就是让货币自由浮动。易纲表示, “从管理的浮动过渡到完全浮动期间,中国会采取循序渐进的谨慎方式。”

总而言之,中国政府的决心不太可能在不久的将来放开都那些投机者的约束。我们需要看到中国更多的改变,人民币才能和其他市场货币(美元、欧元、日元)一样成为重量级货币。

至今为止,人民币甚至还无法与这几类货币相提并论 – 澳元、纽元和加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