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油产量在整个2015年都不预期更强,这推动了原油价格走低。和以往做法不同,石油输出国组织(下称OPEC)并未削减产量而是继续增加产能。

美国原油期货周一于纽约时间价格下跌至$34.67每桶,该价格是2009年2月19日以来的最低价格,比上周下跌超过了10%,也是今年的最大跌幅。在OPEC首次在12月4日的会议后决定有效削减产品限制(之前坚持在每天3000万桶)后,这样的表现着实令人吃惊。

催化剂则是沙特阿拉伯和伊朗之间就如何应对西方对伊朗施以制裁后原油产出的持续争议。这其中还有一个问题就是OPEC的小成员们在当前产油价格的预算高于现有价格的情况下还能存活多久。

伊朗国际和商业事务石油部副部长,Amir Hossein Zamaninia让此事变得更糟,他表示他的国家“绝无可能”延迟持续输送原有的计划,就算原有价格继续走低。同时他预计由于国家的核计划,到2016年1月“制裁”将会加剧,但伊朗的客户已经表示了对原油的进一步需求。

oil15122015111

与此同时,广泛共识则是美国页岩油生产成本比最初预测成本大幅减少。据美国能源信息管理局表示,边际成本由去年的$70每桶降至$50。此外,美国参议员正接近达成协议,40年来将首次允许石油出口。

同时应该补充的是在当下低原油价格的局势导致诸多高成本公司破产的情况下,非OPEC供给在明年可能会下跌。美国能源信息管理局(EIA)同时报告称全球原油输出方向的投资已经比去年下跌了25 – 30%同时预测在明年可能还会继续下跌。

在需求方面貌似有两点出现,巴黎国际能源署在2015年的需求上升了180万桶,上涨的数量比2014年多一倍。此外,由于资本经济预计需求强劲增长,在2016年suv的销售将有所增加。中国方面,原油需求在2014年中期之前上涨了 4%,之后则平均上涨了6%。

中东方面,原油输入中断的持续风险也能够作为对原油价格的一项支持。

百万美元的问题依然存在, 非OPEC供给的下跌外加全球需求的持续增长能否抵消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上涨的产量以及现有的库存过剩?只有时间能够告诉我们答案。